把握需求特性,有效实现生态产品价值
来源:中国环境报    时间:2021年05月20日    分享: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将生态产品价值实现作为“培育经济高质量发展新动力”的重要路径。《意见》从生态产品调查和监测、生态产品价值评价、生态产品经营开发、生态产品保护补偿等多方面对生态产品价值的转化过程进行了全面指导。

生态价值的实现,是将蕴含在生态中的价值进行释放,使之形成可以表征的信号。无论通过调查监测,还是构建评价体系,其目标都是试图摸清生态产品的分类、分布、数量和质量,为形成生态产品的价格体系做准备。从一些现实案例中可以发现,当前生态产品价值实现存在难度量、难抵押、难交易、难变现等问题。

如果说农业产品及其价值实现构成农业文明中社会经济发展的基石,工业产品及其价值实现则构成工业文明发展的基石。那么,在未来倡导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文明社会中,生态产品及其价值实现无疑是生态文明和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基石。生态产品价值的实现需要依赖于资源自身禀赋的“含金量”来实现。比如,有的地区利用自然资源,发展农副产品加工、乡村旅游等产业;有的地区则针对环境质量提升改善人居环境,将景观提升和地块开发同步进行价值提升。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过程中,需要注意如下几点:

首先,生态产品价值的实现,应准确识别不同阶段的需求。与其他产品不同,人们对生态产品的需求往往并不直接表露,而是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而产生。比如,人们从最初对雾霾、黑臭水体等环境污染解决的需求,正逐渐升级为对更高人居环境品质的追求。在这一过程中,生态产品价值的实现既包含自然生态自身禀赋特性产生的物理价值,也包含从生态要素衍生出的服务价值、审美价值。对需求的识别和挖掘,一方面可以从生存和健康的需要出发而获得,另一方面可以通过与其他生活要素进行组合来释放。比如,浙江省余姚市梁弄镇通过实施全域土地综合整治,将当地村民习以为常的自然生态重新整理、装饰和更新,将绿色生态、红色资源和富民产业结合,将绿色自然生态附着“红色历史故事”,激发新的旅游需求,进而将生态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释放了自然生态潜在的价值。

其次,应把握生态产品的需求弹性,选择合适的价值实现路径。有些生态产品范围较广,如农林产品,主要满足人们对高质量生活的基本需求,具有一定的市场议价空间和价格弹性。对于这类价格较敏感的生态产品,可以探索放开走完全市场化的运行模式。对于那些个人需求不高却是社会发展所必须的生态产品,市场价格反而不够敏感,而刚性需求往往比较急迫,如水资源、森林资源等,可以在政府指导价格的基础上实现生态产品价值。这样既较好地解决了生态产品价值的实现,也确保了社会生态环境的均衡可持续发展。比如,福建省南平市构建“森林生态银行”,将碎片化的森林资源进行集中收储和整合优化,将需求弹性相对不敏感的资源打包,引入社会资本和专业运营商管理,发挥其重要的生态价值。

最后,善于搭建生态产品的供需机制。不同类型的生态产品具有不同的商品属性,其开发和保护的成本也各不相同。归根结底,价值需要在供需关系的建立中实现,将供需双方进行合适的连接,是价值实现的关键环节。可以通过培育生态产品交易中心,选择合适的市场经营开发主体,搭建供需平台,将自然本底优良、生态资源丰富的供给地和专业设计、运营团队结合,挖掘出生态产品的差异化、品牌化外溢空间,盘活废弃的矿山、遗存的旧址、古旧的村落等资源,在生态产品供需对接的同时,带动区域间的协调发展。